当前位置:首页>军史

抗美援朝汉江阻击战——战火硝烟中迎新春

时间: 2023-01-19 20:34:42    

抗美援朝汉江阻击战——战火硝烟中迎新春

 

来源:中国军网-中国国防报作者:范晓峰 张 苗

在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中,志愿军在汉江南岸顽强阻击敌人的进攻。

1951年1月25日至2月18日,“联合国军”趁我志愿军兵员减少、武器短缺、补给不足、亟须休整之际,围绕汉江一线对我军突然发起代号为“霹雳行动”的全面进攻。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率领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共计28万人,在汉江成功阻击了李奇微指挥的“联合国军”共计25万人,毙伤俘敌2万余人,取得了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的阶段性胜利。此战是“联合国军”企图抓住志愿军软肋挑起的战斗,是志愿军仓促防御阻击的战斗,更是中朝两军联合抗美迎新春的战斗。

迫不得已,仓促应战。自1950年10月19日入朝以来,在不到2个月时间内,志愿军连续发动3次战役。在中朝军队的沉重打击下,“联合国军”从鸭绿江边向南一路败退至北纬37度线附近。不甘屡屡失败的美军,自1951年1月6日起开始积极准备反攻,从本国及盟国抽调大批二战老兵迅速补充至朝鲜战场,把各种战备物资运往朝鲜前线。至开战前,美军投入到朝鲜战场各型飞机1170余架,各型舰艇200余艘。

美军前线指挥官李奇微判断在第三次战役后,志愿军已力竭气衰,忙于补充休整,无法迅速发起新一轮攻势,这正是“联合国军”实施反击的绝好机会。李奇微对志愿军的“礼拜攻势”和后勤补给弱点进行了认真研究,制订了“磁性战法”等作战方案,在充分准备后,向志愿军突然发起全面反攻。

“联合国军”突然发起反扑之时,彭德怀正在君子里志愿军司令部召开中朝两军作战经验总结会,部队大部分师、团长正在沈阳参加苏联顾问主办的联合兵种作战训练班。另外,按计划新入朝参战的2个兵团——第19兵团尚在东北换装苏式武器,第3兵团还没有出川。当时能投入作战的部队,只有志愿军首批入朝的6个军21万余人和朝鲜人民军的3个军团7万余人,这些都是正在休整的疲惫之师。面对“联合国军”突如其来的反扑,彭德怀下令部队立即停止休整,就地转入防御。

“西顶东放”,重点部署。针对李奇微把美军主力部署在西线,南朝鲜军部署在东线,企图从西线进行重点突破的企图,志愿军决定采取“西顶东放”反其道使用兵力的战法。即以一部兵力在西线组织防御,抗击“联合国军”向汉城方向的进攻,牵制敌主要进攻集团;把主要兵力部署在东线,采取放开防线,诱敌深入,而后再穿插分割、集中围歼的战术,待南朝鲜军一部态势突出、侧翼暴露时,集中主力实施反击,争取歼灭南朝鲜军1至2个师,进而向敌纵深突击,从侧翼威胁西线敌主要进攻集团。

西线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指挥第38、第50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,在金浦、仁川至骊州以北68公里的地段上组织防御,抗击“联合国军”向汉城方向的进攻。

东线由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指挥我军主力部队第39、第40、第42、第66军,在人民军第2、3、5军团协同下,在横城地区寻机实施反击。

攻似猛虎,防如磐石。在西线方向,美军第1、第9军的第一梯队投入4个师又3个旅的兵力,对志愿军第50军和第38军112师的防御阵地实施了多路进攻。

汉江南岸的白云山,左边是光教山,右边是帽落山,三山互为依托,扼制着从水原通往汉城的铁路和两条公路,为敌我双方争夺的战略要地。

第50军149师447团担负着白云山至东远里正面约9公里、纵深约6公里地域的防御任务。1月27日拂晓,美军第25师在坦克、飞机和火炮支援下,向447团白云山阵地发起猛烈进攻。447团指战员以“人在阵地在”的决心顽强抗击,与敌人反复开展拉锯战,一次次打退美军的进攻。坚守261.5高地的一支小分队,在与美军激战4小时后,弹药殆尽,全部牺牲。扼守东峰的6连,轮番进入阵地。激战数日,打退美军8次冲锋,最后只剩指导员和3名战士牢牢坚守阵地。

战至2月3日,志愿军在西线已连续作战10昼夜,在敌炮兵和航空兵火力的猛烈突击下,伤亡较大。志愿军司令部调整部署,缩小50军防御正面,加强纵深防御力量,将南泰岭、果川、军浦场及其以西14公里的防御阵地交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防守,同时以第38军主力进至汉江以南加强112师的防御力量。

战至2月7日,“联合国军”占领了虎岘、安养里、内飞山、鹰峰、国主峰一线阵地。当晚,我军再次调整部署,将汉江西段的第50军主力撤至汉江北岸组织防御。

从2月8日起,西线几乎所有的“联合国军”都将攻击目标指向仍在汉江南岸孤军奋战的第38军。尤其是112师的334团和336团,为守住武甲山、南治岘一线阵地,付出了巨大牺牲。战至最后,连排干部几乎打光,一半以上的步兵连不足40人,每个班只有三四支步枪可以使用,其余的战士只有手榴弹。经过20多天的昼夜奋战,西线部队以顽强的战斗作风,将美军第1、第9军牵制于阵地前,有力地保障了东线主力反击作战。

在东线方向,当汉江南岸正在激战时,东线南朝鲜的3个师和美第2师一部已进至横城以北,形成明显的突出部。按计划,从2月11日晚开始,志愿军主力以穿插迂回战术,向敌发起攻击。激战至2月13日晨,全歼南朝鲜军第8师的3个团和美第2师1个营,击溃南朝鲜军的第3、第5师。经过两天一夜的激战,共俘南朝鲜军7500人、美军500人,毙敌1.2万人。

“联合国军”虽占有火力和机动优势,但就整个第四次战役来看,中朝军队伤亡5.3万人,美韩军队伤亡7.8万人,美军付出了沉重代价,除把战线向前推进了100公里外,并没有达到其大量杀伤中朝军队有生力量的目的。之后,随着志愿军大批生力军入朝,“联合国军”于4月21日停止了进攻,第四次战役结束。